• MaddieZ

TA们 | COMPASS: "鸽子”教父,纽约Staple Pigeon主理人Jeff Staple


国内Bilibili这里进


想必很多人最近都被冰激凌品牌 Ben & Jerry’s x Nike SB Dunk Low的联名 Chunky Dunky 刷屏了。 实则在2019年起 Nike Dunk Low 鞋型就有逐渐回潮的趋势,细数最近几次联名, 2019 年Nike Dunk low Viotech 回归,延续了 02年 在日本初次亮相时的风潮。同年在 Virgil 的助攻下,Off-White™ x Nike Dunk Low 的发售也算口碑不错。Nike 滑板附属线 Nike SB Dunk low 方面呢,在今年二月与滑板团体 StrangeLove 合作推出了情人节特供, 接踵而来的就是“家喻户晓”的 Travis Scott 联名了。

然而回顾 Nike SB Dunk low 史上可圈可点的几次 release, 就不得不提到2005年发行的 Staple Design X Nike SB Dunk low 之 Pigeon Dunk。所以今天我们的主题并不是鞋型回顾,我们的主角呢是 Staple Design 的主理人,街头文化元老级人物 Jeff Staple。Staple Design 是 Jeff Staple在纽约创立的的创意机构,旗下有三个分支,街头服饰品牌 Staple Pigeon,设计工作室 Staple Design和 lifestyle 专营店 Reed Space, 除了与设计和服饰打交道以外,Jeff 也从事策划人,讲师的工作,陆续担任了上海 SneakerCon的设计总监,Hypebeast 的 Hypetalks系列专访的主持人, 并在 Business of Hype 的 Podcast与不同领域的艺术创业者 进行了深刻的对谈。

Jeff Staple 的品牌Staple Pigeon的起源要追溯到23年前。

Jeff 的母亲在怀胎七月时从广州移民到美国,而后定居在了 New Jersey。在 NYU就读Journalism 期间,一次在平面设计公司的实习经历让其决定从NYU退学并进入 Parsons School of Design 专攻设计。 从小在纽约街头长大,Jeff Staple深知服饰是有着很大影响力的沟通媒介, 同样是传递信息和看法,被陈列在展览馆的艺术品只能接触到来参展的感兴趣的人,但若是把自己的作品穿在身上,走在街上和地铁中,无时无刻地不在接触观众。所以完全是基于此初衷,Jeff Staple 开始在学校的 silk screening lab 偷偷印T恤,直到1997年的一天。


如往常一样,Jeff 身着自己设计的T恤走进了纽约一家服饰店 Triple Five Soul,店员当即被Jeff身上的T恤吸引,并下单了12件, 谁知这12件一周内就被售空,订单也翻倍到了24件,雪球越滚越大,直到日本的一通电话打来要求订购1000件时,Jeff才发现其中的商机。

Jeff Staple 曾分享过几点成功的要素, 其中两点是 Be the best slave you can be. 和 Ride the waves. 首先你要努力去创造资本, 其中包括了经济资本和能力资本。Jeff 曾一度同时打四份工,白天在出版社和建筑设计公司工作,学习传统平面设计和空间设计,晚上在 Kinko’s (FedEx) 兼职,另外还在服饰店 PNB nation实习,耳濡目染了街头文化。 所有的这些经历最终融合在一起,都成为了创立 Staple Design不可或缺的要素。 Ride the waves 顾名思义,如果浪潮把你推到了一个位置,你就顺势而行。机缘巧合之下 Jeff Staple 的T恤收到了追捧,虽然从没想过进军时尚领域,Jeff 还是把握了机会,直到今天 Staple Pigeon也已经有了遍布在全球各地的男装线。

2002年 Reed Space的创立算是 lifestyle 专营店的先驱,在当时还没有 Urban Outfitters 这种集齐了服饰,家居装饰,唱片等多种元素的店。Jeff Staple 把 Reed Space 当作 the ear to the street, , 让大众切身实际地接触他们作品的同时,也能第一时间了解到街头的新潮流,提到 Reed Space 就不得不提到15年前的球鞋暴乱。

经过了8年在行业中的“摸爬滚打”后呢,2005年 Staple Design X Nike SB Dunk low 联名发售的一款pigeon dunk 为球鞋史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然而限量150双在发售时引起了不小的骚动,排队的人甚至有人带着砍刀,手枪。最后警察不得不介入,并护送少数拿到鞋子的人从后门直接上计程车以防被持械者抢走。New York Post邮报在次日大幅度报道了这起暴乱事件,这也是Nike第一次登上纽约报纸如此大的版面。

这起暴乱在现在来说是让球鞋真正“出圈”的一次事件,在此之前Sneaker文化一直算是亚文化,而通过媒体的曝光发酵后,银行高管啊金融从业者啊,都纷纷进店询问, 从那天起,更多人把球鞋看成了一种投资。Pigeon Dunk 是 把球鞋文化从小众带入主流视野的转折点,也逐渐打开了球鞋转售的市场。

其实 Pigeon Dunk并不是 Staple Design与Nike的第一次合作,在此之前 Jeff已参与过7,8次Nike内部的设计。2005年作为 Nike Dunk的20岁生日,为了庆祝“球鞋热”蔓延至全球,Nike与伦敦,巴黎,东京,纽约四座城市联合推出了地区特供的 Nike SB Dunk。 Jeff 决定采用鸽子作为logo也是把纽约拟人化,除了在纽约随处可见之外,鸽子是在高楼林立,熙熙攘攘的纽约夹缝中生存,茁壮成长的一种动物。各形各色的人都是街头的 hustlers,鸽子何尝不是呢。

2017年Jeff Staple又携“黑鸽子” 回归庆祝Nike SB 15岁生日和 Staple Design的20年纪念日,2019无意分享出的“被拒样本照”意外又掀起了一阵风波,也引出了之后升级版本黑白配色的“熊猫”Pigeon。

作为行业中的领头羊,Jeff Staple对整个街头文化和 streetwear市场的走向认识的极为透彻, 他认为新媒体时代对于艺术的影响是双面性的,,艺术家可在社交媒体与大众直接交流,也能通过预售的方式有效平衡供应与需求量。创作者获取信息的渠道多了,一览无余的资讯都给予了他们更多的灵感。但同时信息爆炸和对“街头文化”这个名词的商品化,也给消费群体产生了负面影响,对服饰球鞋的认知仿佛被社交媒体牵着鼻子走,洗脑般的“审美灌输”让话题性盖过了大众对设计本身的主观判断。 品牌方面,社交平台营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这种隐形的 peer pressure使品牌的经营也变得没那么纯粹,发布作品时会不免被“engagement”所牵制,难免去迎合群众品味,失去了那种“我设计出来的东西不是用来取悦大众”的态度。

不可否认的是现阶段球鞋多样性是前所未见的,除了 Nike, Adidas 等运动品牌,高端时尚品牌甚至功能服饰都加入了球鞋市场。 而现今球鞋和奢侈品牌的跨界合作也变成了常态,谈及Virgil Abloh 的成功,Jeff觉得他赶上了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球鞋文化”,“街头文化”,“people of color”,“minority” 等标签也给他肩上背负了很重的包袱。LV的任命就是这些大集团探索亚文化领域的试水。作为一种 “gateway drug” 诱导性毒品,年轻人从球鞋入圈,慢慢开始变成奢侈品买家。奢侈品给了街头文化曝光度,想当年 Supreme X LV 的合作让双方赚的盆满钵满,进而也就衍生出更多类似的联名。毋庸置疑迅速膨胀的球鞋市场现在经历着最繁荣的时代,但信息泛滥和炒卖现象也让其乱象丛生。作为曾经的骨灰级sneakerhead, Jeff Staple坦言他也有过盲目购买的阶段,但也逐渐意识到不是所有的设计,都适合自己。希望在现今街头文化的潮流中,有更多坚持自我风格,不图抢鞋一时之快,真正被设计和文化所吸引的爱好者出现。

回归文化本身,Jeff Staple和很多人一样都很坚持实体店的存在,随着更多的发售移居线上,球鞋文化兴起初期,那种可以和一起排队的人交流,以鞋会友的感觉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过程中丢失了,这也是为什么Jeff 亲身参与了很多ComplexCon,Hypefest 等潮流文化盛会的策划,在无法控制社交媒体和电子商务的时代,他想通过更多的线下交流再现文化的本质。

23年,见证了Staple Pigeon的巅峰和沉淀,Jeff Staple的重心也从品牌经营转移到了扶持培养新势力上。在行业中有如此大格局和高眼界的领导者实属不易,希望在浮躁的环境下有更多品牌能跟随Jeff Staple 的脚步,坚守初心,迈进他们的10年,20年。

©2018 by unintentional-barley.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